第五十二章 血祸者(完)

“嗷!”

山巅的金甲龙虎兽忽然发出一声悲愤的吼声,然后金光闪耀,朝着姬玄他们直冲而来。

那落在姬玄他们身上的并不是别的,乃是当时牧尘从金甲龙虎兽的幼兽身上提取的血液,血液的气味瞬间飘散在空气中,金甲龙虎兽立刻闻到,悲愤不已。

姬玄这才发现不对,看了一眼手中的金甲龙虎兽的精魄,立刻将它丢给身旁的一名少年,转身便逃。

姬玄和炎凌等几个修为比较高的少年反应了过来,第一时间便是朝着大山之外逃去,而在他们身后的少年,刚刚莫名其妙地被金色的血液淋到,然后便看到前方的姬玄等人转头狂奔,愣神之际却发现山巅一道金光直冲而来,速度迅疾无比,只是眨眼的工夫便冲到了他们的前面。

这些灵路少年在金甲龙虎兽的攻击下极为脆弱,几乎无法抵挡它随意扬起的利爪,每一次挥舞,都会带起一蓬鲜血,收割掉一条性命。

八十多人顿时一哄而散,但是金甲龙虎兽的速度和攻击何等迅疾,只是半炷香的时间,已经有四十多名少年死在金甲龙虎兽的利爪之下。就连杨宏和炎凌也被击中,背后留下一条长长的血槽,只差一点点就死于非命。

姬玄拼命地奔逃,但是他身上淋到的幼兽血液最多,气味最重。金甲龙虎兽早就锁定了他,咆哮着直冲而来。

这一刻,姬玄终于展现出他灵路第一人的修为,面对金甲龙虎兽愤怒的攻击,居然能够勉强生存下来,不过他的后背和大腿被利爪刮到,鲜血直流。

姬玄终于从千里大山中逃了出来,或许这大山中有禁制存在,金甲龙虎兽追到入口便没有再追击出来,只是朝着姬玄大声地怒吼,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狂暴。

金甲龙虎兽见到姬玄逃出大山,转身开始寻找其他的少年。

所有被金色血液淋到的少年,几乎没有几个能够逃过金甲龙虎兽的猎杀,等到所有人都逃出这延绵千里的山脉,除了姬玄和杨宏等人外,竟然只剩下不到二十人,整整有六十多人被金甲龙虎兽彻底撕碎,永远埋葬在这片千里大山之中。

姬玄面上满是悲愤,看着身旁的少年,除了杨宏和石家兄弟外,也只有炎凌还和一些二级灵体的弟子逃了出来,倒是葛海刚才居然极为幸运的没有沾染到金色血液,躲过了金甲龙虎兽的猎杀。

“牧尘,你居然如此狠辣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姬玄仰天怒吼,吼声中充满了悲愤,如果不是他跑得快,只差一点就被金甲龙虎兽抓到,那时候形神俱灭的便是他姬玄。

炎凌等人的面上尽是后怕,几乎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,牧尘竟然拥有金甲龙虎兽的血液,还设下陷阱,一个人算计了八十多人。

牧尘,太可怕了!

姬玄等人后怕不已的时候,灵路之外的大殿中,各大学院的院长几乎个个目瞪口呆,不可思议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“六十三个,居然一瞬间死了六十三个天才弟子!”武天王面沉如水,这一幕是他没有想到的。

“好狠的心啊,竟然如此借刀杀人!”唐秋微微地摇头,身为女子的她在这一刻竟然有些不忍心。

“这少年真是心思缜密,利用姬玄急着追杀他的心理将他们引入金甲龙虎兽的领地,然后用幼兽血液使得姬玄他们陷入绝境,真是很不错的苗子啊。”天松院长倒是有不同看法,在他看来,如果不能够从灵路中活着出来的少年,再天才也是枉然。

“的确不错,灵路本就残酷,以往的灵路还出现过最后只有十数人存活,这次倒是我们的期望太高了。牧尘这小子,假以时日应该能够成为五大院的栋梁。”

“我说太苍、天松,你们这话说得太过分了。虽然灵路中可以互相厮杀,但是牧尘如此做法,实在太过分,我建议,剥夺他的灵路资格,直接抹杀,算是给这帮少年一个交代。”圣灵院的院长天圣盯着水幕,语声冰冷,满是杀意。

要知道,只差一点点,他最看好的学员姬玄就被金甲龙虎兽给撕裂,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要是就这样死在灵路当中,那么圣灵院之前的培养便白费了。

“天圣,你这话才是过分,莫不是金甲龙虎兽差点将你内定的学员给杀了,所以才恼羞成怒?灵路又不是就这一次,以前哪一次不比这次残酷?”青天灵院的院长天松对天圣的话不敢苟同。

“不错,灵路本就残酷,进入的少年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天才?难不成只有你天圣选定的才是天才,其他人便是平庸之辈?只要能够从灵路中走到最后,活着出来,便是我五大院的精锐弟子。这牧尘,如果你们不要,我北苍灵院要。”太苍院长负手而立,冷冷地说道。

“太苍,看来我圣灵院很久没有发话,大家都忘记了我圣灵院的辉煌了,为了一名少年,你们竟敢如此顶撞我!”天圣院长眼中精芒闪烁,看着北苍灵院院长太苍,语声冰冷如刀。

太苍院长毫不畏惧,冷哼一声。

“天圣,这次的确是你过分了,牧尘并没有做错什么,一切都在规则的允许之中。你有什么理由可以杀他?”天松站在太苍院长这边。

“武天王,唐秋,你们呢?”天圣并不回答,目光扫向两人。

武天王面无表情,沉吟半晌:“将牧尘抹杀便有些过分了,既然天圣你如此坚持,不如将他从灵路中驱逐吧。”

“没错,这孩子虽然有些狠毒,但是在灵路中你不狠毒便活不下去,我看将他驱逐出灵路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。”万凰灵院唐秋院长螓首微点,附和道。

“武天王和唐院长说的不错,就这么办吧,太苍,你看如何?”天松院长微微一笑,看向北苍灵院的院长太苍。

太苍耸了耸肩:“你们都已经决定,又何用来问我,我还是那句话,日后如果他能够通过五大院的考核,我还是要他。”

“这样的心性,如此狠辣,我看他被驱逐之后,应该终生都没有办法踏入五大院了。有时候,活着比死了更难受。”天圣院长看着水幕中一脸悲愤的姬玄等人,面沉如水。

“好了,既然大家都决定了,那就这样吧,很可惜的少年呢!”天松院长摆摆手,有些无奈。

太苍院长冷哼一声,看着水幕中朝着洛璃所在之处疾奔而去的牧尘,面上尽是爱才之色,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灵路之中,牧尘隐匿身形,回到山洞,只看到洛璃静静地盘坐,手中握着那枚雷麟兽的精魄,正缓缓地吸收。

“洛璃,我刚才去报仇了呢。”牧尘微微一笑,在洛璃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洛璃深吸口气,缓缓地睁开眼,看着牧尘,道:“你将他们引到金甲龙虎兽的身边了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牧尘一怔,好奇地问道。

“你身上只有金甲龙虎兽的幼兽精魄,还有它的一瓶血液,以你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和姬玄他们正面对抗,那么你只有一个办法,便是利用幼兽鲜血来让金甲龙虎兽发狂,攻击姬玄他们。”洛璃仿佛亲眼所见,所说居然一点不差。

牧尘呆呆地看着洛璃,他从来没有想过,洛璃竟然会聪明到了这种地步,只是略微一想,便将整个过程都给推断了出来。

“你真的是很聪明呢!”

“我本来就很聪明!”洛璃甜甜一笑,如瀑银发下的容颜清秀绝伦。

牧尘抬手,将少女搂在怀中,心中无比的安宁。

就在此时,忽然一道声音穿透山壁,传入两人耳中。

“牧尘破坏灵路规则,利用金甲龙虎兽猎杀了六十三名少年,酿成血祸,经五大院决定,剥夺他的考核资格,从灵路驱逐!”

浑厚的声音在空中回荡,在山洞中震响,经久不散。

剥夺资格,驱逐出灵路?

牧尘愣在当场,面上满是不可思议。

洛璃的面上也满是惊讶,灵路中还会有破坏规则一说?还会有剥夺考核资格,被驱逐出去吗?

“不公平啊,真是不公平啊!”牧尘忽然笑了起来,眼中闪烁着怒火。

“人生本来就是不公平,要公平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。”洛璃反而平静了下来,缓缓地说道。

“你说的不错,不过就算他们将我驱逐,日后我也会杀回五大院,我倒是要看看,五大院的高层都是什么样的嘴脸!”牧尘语声冰冷,眼中杀意闪烁,随即慢慢地冷静下来。

“只要心存修行,那么在哪里都是修炼,灵路只不过是修炼的一处地方而已,等考核完毕,我在北苍灵院等着你。”洛璃抬起手,轻轻地抚摸着牧尘的脸颊。

牧尘转身,走出山洞,只看到天空之中,一道光影隐隐出现,那是神器“审判之镜”的光芒,等到光芒落下,便是将他从灵路中带走的时候。

“真是可惜,没有将姬玄给杀掉呢!”牧尘看着审判之镜的光芒,忽然笑了笑。

洛璃缓缓地走到他的身旁,语声平静:“等我吸收完雷麟兽的精魄,我就去杀了他!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?”

“不要冲动,好好地走到最后,你要记住,你在哪里,我便在哪里!”

少年抬手,将少女搂在怀中。

“审判之镜”的照耀下,少年和少女依偎在一起,银发在风中飞扬。

(全书完)

第五十一章 设伏回目录 返回列表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天蚕土豆作品 (http://tiancantudo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